分享
上海天天彩>>宏觀>>正文

上海天天彩:4位農民工講述討薪歷程:老板說沒錢,讓我們去告好了!

2020-01-03 20:22:14 中新經緯

上海天天彩 www.aeetz.com   中新經緯客戶端1月3日電(魏薇)距離春節僅剩三周了,不少上班族已經在回家倒計時,在城里辛苦打工的農民工們,也盼望著和家人團聚的日子。辛勤勞動了一年,本應是錢包鼓鼓的回家去,可有的農民工還在為討要薪水而四處奔波。

  近日,多名農民工向中新經緯客戶端反映欠薪問題,他們之中有的被老板拖欠了近一年的工資,有的四處投訴無人回應,有的甚至連欠薪公司的名稱都不知道。

  從2019年11月15日到2020年春節前,根治欠薪冬季攻堅行動正在全國展開。給被拖欠薪資的農民工們一個滿意的結果,是這個冬天所有人的熱切期盼。

  圖為湖北省浠水縣勞動保障監察局工作人員向農民工發放被拖欠工資 湖北省公安廳供圖

  “老板說你去告好了,隨便告”

  馮子珍,食品廠工人,在上海打工五年

  我是2019年9月26號從工廠辭職的,從1月到辭職,中間只給了7、8月份兩個月工資,剩下的工資一分沒給,社保也斷繳了。

  我們四個人去辭職的時候,老板問我們,為什么辭職?我們說,因為你拖欠工資。后來老板說,等半個月之后給你們結工資。

  工廠每月15號發工資,那天我和工友到工廠里拿工資,老板說沒有。又拖到20號,也沒有給錢。最后推到月底,我工友去工廠,老板拍著桌子對她說,“你們來找我好了,我跟你們同歸于盡。你們去告我好了,隨便你們告?!?/p>

  其實最開始來這個工廠的時候,老板不是這個樣子。五年前,我從安徽老家來上海打工,最初在另一個工廠打工,后來認識了一個同鄉在這個食品廠打工,就把我介紹到這里。

  前兩年,老板一直挺講信用,不僅給工資,還為員工繳“三險”。工廠最忙的時候是7、8月份,為了趕中秋節的月餅,一天要工作十幾個小時,一個月能賺七千多元。不過淡季沒活兒的時候一個月工資就兩千多。

  2018年年初,工廠開始拖欠工資,最初就拖一兩個月,最長拖三個月,之后就把工資發了。

  工資資料圖 中新經緯 熊佳麗攝

  轉眼到了2019年,工廠又開始拖欠工資。4月時,我的勞動合同到期了,也想過要不要辭職,但是因為是同鄉介紹的,老板又說咱們公司很有發展前景,除了做月餅還能做其他食品,會慢慢好起來的,等到中秋節把月餅都賣了、掙錢了,就把1月到現在的工資都發了。我就相信了他,于是續簽了合同,死心塌地地在那里干。

  7月、8月中秋節前,我又努力干了兩個月,但是到了9月只給發了這兩個月的工資,其他的錢還是一分錢沒發。我看他不講信用,所以和幾個工友一起辭職了。

  后來,我們就去上海市嘉定區勞動保障監察大隊去告,有個工作人員接待了我們,我們就把情況告訴了這名工作人員,他說投訴之后結果要等60個工作日。我們是農民工,什么也不懂,別人怎么說就怎么辦吧,然后就回去等結果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過去問事情處理的怎么樣了,工作人員說,這事兒已經不歸他們這里管了。后來,另一位工作人員把我們介紹到了嘉定新城(馬陸鎮)勞動人事爭議調解中心,這兒的工作人員態度也挺好,問了我們很多問題,還幫我們打電話問了。之后,我們決定向法院起訴,但是也不知道該去哪個法院。

  我現在換了一個工作,天天還要上班,也沒有時間去各個部門投訴,等我下班了,工作人員也下班了,我們周六日休息,人家也不上班,有時候只能請假去。

  接待我們的工作人員還說了,能不能要到工資就看你老板了,要是老板有良心就給你錢,老板沒良心,我們也沒辦法。

  “我們拿老板一點辦法沒有,他說沒錢”

  吳祥林,木工,在山東菏澤打工四年

  我是做木工的,2018年7月,我在山東菏澤單縣永順國際這個項目上打工,在包工頭手下干活。前期做樓外面的線條外沿,后期做樓和樓之間的互交帶,還做過幾天點工。

  開始包工頭給工資都很好,但是最后這四五千他就是不給,他說沒有錢。2018年年底,他說過了年以后給開工資,結果現在已經到2020年了,還沒有給。

  永順國際從2015年開始建一期,項目賣得非常好,之后又建了二期,也都賣了。現在是三期了,從去年7、8月就開始做二級結構了,到現在還沒做完,主體也沒有驗收。聽說資金鏈斷掉了,開發商不給承包商錢,承包商不給小包工頭錢,人家就給停工了,不給他干了。

  實際上我們農民工最拿老板沒辦法,又不能抓住老板打,你打他還犯法,你找他鬧也沒用,他說沒錢。包工頭總說,開發商不給承包商錢,承包商不給我錢,我拿什么給你錢。

  我也去找過律師、去過勞動仲裁部門和法院,對方都會問我,你有什么證據證明你在那里工作?你為什么不簽合同?

  農民工在工地打工,有時候干一兩天就做完了,對方不可能和你簽合同。雖然不簽合同,老板一般也承認欠錢,但就是沒錢給你。

  農民工要錢太難了,現在還好一點。其實之前還有另一個工地也拖欠了一萬多工資。那個工地是2018年7月份左右開始做,包工頭說工地7號樓馬上封頂,10層為一個節點給我們發工資,結果包工頭直接拿錢跑路了。我們十幾個工人就向住建局、市長熱線投訴,最后政府出面幫我們協調,承包商給我們打了條,也簽了字,錢雖然還沒到手,但是聽說也快了。如果之前這種小包工頭跑路了,錢根本別想要回來了。

  我現在身上已經沒有錢了,都是借別人錢花,一個人要養活老婆孩子一家四口人,工地打工一天大概賺300元。工地從11月到來年3月基本停工,一年只能干半年活,干活的一個月30天實際只能干25天,能掙多少錢?希望拖欠的工資能趕快到手,把欠別人的錢還完,一家人過個好年。

  “辛苦兩個月的工資,能說不要就不要了?!”

  趙東,保安,在北京打工兩個月

  我老家在河北省邯鄲市,今年9月,我在QQ同城招聘上找工作,看到一家中介公司正在招聘保安,就去應聘了。這個公司在北京市通州區九棵樹瑞都國際中心,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人來應聘保安。

  公司的人告訴我,如果在這里工作,需要先實習半個月,一邊實習一邊給我辦保安證,有了這個證書才有資格上崗,然后就可以把我調到水庫、景區這類的正式單位做保安,第一個月工資5500元,第二個月工資6500元。

  我看這家公司挺大,就和他們簽了勞動合同。公司先安排我在馬莊實習了半個月,后來又派我去黃村火車站巡邏。我找他們問保安證辦得怎么樣了,他們就說在辦著。

  那時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半個月過去了,他們并沒有幫我安排正式工作,今天讓我在一個地方當保安,明天又安排到別的地方。我問,之前說的那些水庫、景區的工作呢?對方就說,那邊現在不缺人,沒辦法安排。

  我干了兩個月,公司一直不給我工資。我想這個公司可能是家騙子公司,于是就辭職了。

  后來,我打電話給公司人事組負責發工資的田經理,他一開始說15號給我工資,后來又說到25號,之后又拖到月底,到現在還沒給我工資。

  每天我都在微信上問田經理,什么時候能給我結算工資,他總是說,“明天給你?!蔽乙丫幌嘈潘幕傲?。現在給他發消息,微信都會提示說對方可能存在詐騙行為,也許有人把他舉報了。

  回想起來,我當時大意了,看到好幾個人來應聘,想著每天這么多人都來這里,應該沒事,結果現在很多人都和我的遭遇一樣,打電話找他們要工資都不給。我也向有關部門反映過情況,可是當初簽的合同他們都拿走了,我手里只有微信聊天記錄和通話錄音。

  很多工友已經放棄討薪、回老家了,我不想放棄,這是我辛苦工作了兩個月換來的工資,怎么能說不要就不要了?!

  “該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什么時候能拿到工錢?”

  許鵬,木工,在天津打工三年

  我的老家在重慶,是做木工的,來天津打工三年了。

  去年,經人介紹,我認識了一個河南的楊老板,他說從中建二局手上承包了天津市寶坻區遠大城項目兩棟樓的主體部分,讓我跟著他干。

  2019年過完農歷新年,我就回天津了。這個楊老板找了一家勞務公司讓我和其他工友簽合同,簽完合同我們就到了遠大城項目工地干活了。9月份我的部分干完后,老板還欠我2萬多工錢,當時他說11月30號付工資。到了那天,我們查銀行卡沒收到錢。

  我問楊老板什么時候給錢,他說下周五,等到了周五,他又說再下個周五,結果到現在欠的工錢還沒給。迄今為止,我們十幾個人都被拖欠著工錢。

  本來,天津的項目干完后,我又去了貴陽,一邊在工地打工,一邊等楊老板付錢,但是他一直在拖,所以我只好從那邊的工地辭職,專門跑回天津討錢。

  資料圖,旅客在上海虹橋火車站排隊購買車票?!∫罅⑶諫?/span>

  開始,我們找到楊老板,他說他沒有錢。我們又找勞務公司,勞務公司也說沒有錢。我們又去找了中建二局,工作人員說已經把錢付給對方了。我們又問楊老板怎么回事,他說沒有收到錢。沒辦法,我們又去找了寶坻區管委會等部門,工作人員都說會幫我們處理。后來中建二局也把我們叫過去了解了情況,然后又沒有音訊了。

  該找的地方我們都找遍了。1月1日,我和工友們還在工地的活動板房里。食堂都關門了,周圍的商店也關門了,出去吃飯要走很遠的路。房間里也沒有空調,我從貴陽過來的時候沒來得及帶被子,晚上冷得要命。現在家人非常擔心我,但是沒有拿到錢,哪有臉回家。

  今年除了這個工地以外,也沒有別的收入來源了。貴陽那邊的工地還沒干完,我本來想回去干活,但是為了要工錢也干不了。

  我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拿到工錢?

  后記:2019年度根治欠薪冬季攻堅行動開展近一個月來,各地共處理欠薪案件6654件,共為8.1萬名農民工追發工資待遇10.75億元。根據國家統計局監測數據,2008年農民工欠薪率是4%,2018年是0.6%左右,2020年的目標則是實現基本無拖欠。

  在采訪的過程中,有的農民工給中新經緯記者打來電話,還未開口已經泣不成聲,聽他們訴說著討薪的故事,也深感農民工不易。欠薪的原因千千萬萬,但農民工們辛辛苦苦勞累了一整年,真心希望他們能盡快能拿到自己的“血汗錢”,開開心心地回家過年。(中新經緯APP)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馮子珍、吳祥林、趙東、許鵬均為化名)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編輯:董湘依)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上海天天彩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7-2020 www.aeet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ganrao}